P1220800.JPG     

何時河東獅吼變暮鼓晨鐘?

這股「老娘說了算」的太后風繼續席捲世界,

卡卡之後是Jessie J,

照例以生猛的歌曲與身體宣告我也可以這樣「美」,

她們的成功原因沒大學問,

只是因為太多人活得像隻猴子,忘了當個人。

 

 

不美但絕對顯眼,

這幾年西洋歌壇除很多樣板Party妹外,

真正制霸的都不是太美但以李莫愁之姿驚嚇問世的太后,

包括被BBC極度看好的新人Jessie J。

事實上從瑪丹娜開始,

幾個站上絕對王位的女歌手,包括Lady Gaga,

都是來者不善的踢館咖,

她們相同處都有著黯淡的童年或在高校時啥也不是,

卡卡被同學霸凌、

青少女的瑪丹娜用奇裝來引起注意、

Jessie J的家族則充滿老師與社工色彩,

整個社區都知道她們家小孩品學兼優,除了她以外。

這些橫空出世的女生,

出道則都以奇特裝扮重組人們的審美觀,

歌曲踢翻所有神主牌,

講白一點是要糖吃,講深一點是你們算什麼東西?

泥土裡埋的是「失敗者」的憤怒,

問題是,「失敗」這標準誰能訂?

她們的答案是,老娘我。

 

而「老娘我」這套在流行樂壇的確吃得開,

問題是哪來這麼多憤怒?

包括現在封筆的莉莉艾倫,也貴在橫眉豎眼。

'80、90年代Ton Amos等女歌手較平靜,

頂多艾拉妮絲兇了點,但都以社會觀察為主,

走的是不跟你計較的小龍女路線,

但何時李莫愁變主流?

那些美麗芭比,包括碧昂絲,

多年後頂多被記上一句(很會唱又幫夫),

但這些惡女復仇記,攻勢凌厲,

不像最早的Patti Smith跟Janis Joplin,

她們夢想敲醒整世代的人,

但Jessie J與卡卡則是踹翻一卡車的封建,

以蕾絲撕壞假道學、噴高級西裝一口煙的架勢,

直搗正襟危坐的道德核心,

Jessie J的音樂跟卡卡不同,但聲音都高調昂揚,

Jessie J的歌不乏拿胯下做文章、打量你值幾毛錢的歌義,

她們也以接近醜的樣子,要全世界喊她美,

而以Jessie J的銷售與得獎亮眼記錄,

這位西洋版比莉姐顯然快達成目標。

 

 

比較讓人好奇的是,這是一塊什麼樣的沃土?

讓知性與感性已經發不出聲音,

河東獅吼才如暮鼓晨鐘?

她們的歌也有溫柔、泫然欲泣的東西,

就像女王蜂克莉絲汀在場不插電演唱會上時表示她非常不安,

始終不能滿意自己;

Lady Gaga說:「就算紅了,我從來沒有報復了我同學的感覺。」

Jessie J說:「我看到自己廣告時,想跟家人說這是我!我是家裡唯一能做音樂的人。」

自我感覺不好,是她們的共同點。

想證明我沒壞掉,是你們頭殼壞掉,是她們的初衷,

但妙的是,這人人都在唱自我的時候,

怎麼誰都找不到自我。

 

我們從來沒有這麼不尊重原始的美過,

對美細節要求到達快統一世界的地步,

小自髮捲上法、大到(也沒大到哪裡去)如何穿得像花邊教祖,

沒錢就模仿網拍模特兒。

前所未有的專制年代來臨了,

而你哪裡都逃不了,

好看有範本,長歪請去整形,

總之你罪無可逭,

有人相信猴子學久了也會像個人。

商業是暴君,有期限地下溫柔命令,

外表恐慌症無處不在,Out Or In?

野獸以外表來區分是不是同類,

原來我們進化的目的在退化。

 

 

這時代的趣味點是我們以為很自由,

但自由是什麼?

思考才會讓人自由,

訊息經由Google,臉書...等淺碟化,

剩下變知識的大概只剩百分之三。

我們花很多時間穿得像人,

花很少時間就讓我們變回猴子,

自由?

你給一個心智僅僅3歲的人要玩什麼高檔遊戲?

於是無牆的商業專制變回我們的領袖,

身體的美無法自主,腦袋也會變平庸,

這是一個鑲金戴銀的極樂世界,

信用卡一掏你就會更像同類,

這是卡爾維諾《寫給下一輪的太平盛世》的預言成真。

給猴子一面鏡子,牠便什麼都忘了。

所以Lady Gaga跟Jessie J才要用吼的,

因為猴子聽不懂人的語言。

而至於自由?

你曾用幾分鐘的時間真正想像過它?

 

 

文-馬欣  

圖片提供-環球唱片

 

 

 

這是某天在GQ雜誌裡看到的文章

我覺得寫的很棒所以po上來與各位分享

如果有侵犯到隱私請告知

會立刻刪去此篇文章

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BOB 一個包伯

A BO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